欢迎来到中国企业拆迁律师网! 511596034@qq.com 18611251089

您所在的位置: 中国企业拆迁律师网 >新闻中心

律师介绍

李文谦 李文谦律师,北京蓝秦律师事务所主任、创始合伙人律师,著名的行政诉讼专家、国内顶尖的征地律师。其所代理的廖明耀房屋强拆纠纷案件被评为全国十大征地拆迁典型案件,在征地拆迁领域享有良好声誉,以胜诉率和结案率久负盛名。... 详细>>

在线咨询

联系我们

律师姓名:李文谦律师

电话号码:010-57271438

手机号码:18611251089

邮箱地址:511596034@qq.com

执业证号:11101200810425574

执业律所:北京蓝秦律师事务所

联系地址:北京市东城区南竹杆胡同2号银河sohoA座10809

新闻中心

苟晶事件“反转”了?七问苟晶事件——我们为什么要原谅苟晶

73日,山东省纪委监委发布了关于苟晶反映被冒名顶替上学等问题调查处理情况的通报,包括邱小慧、邱印林、邱印水、邱通在内的15人被处理,事件到此本应是一个“皆大欢喜”的结局,但此时网友发现,苟晶之前所陈述的一些事实与调查结果多处矛盾,于是掀起了一股批判苟晶、同情邱老师的浪潮,那么苟晶是否该被苛责?在一众批判苟晶的声音中,我们究竟忽视了什么,又该重视什么?

第一个问题,苟晶撒谎了吗?苟晶的陈述,的确有一些与事实不符之处,主要有学霸人设、全区第四、二次顶替、野鸡学校、中途退学等。在这些所谓谎言的事件之中,许多内情都是苟晶作为一个普通人所不能了解的,但不了解不代表苟晶不能发声,尤其是二次顶替、系统改分等问题。但恰恰是因为苟晶对这些制度不了解,所说的一些话偏离了事实,但这不能归咎于苟晶,对于这些事实的陈述失实,只能说是苟晶推测错误,不能说是苟晶撒谎,试问一个蓄意捏造事实撒谎的人,有胆量@山东省教育厅吗?

对于学霸人设等,今天已经是2020年了,苟晶高考的年代距今已经20多年,大家绝不能以今天的眼光来看当年的中专。苟晶第一年高考排在20%,第二年高考排在15%,这个排名放到今天的山东省,已经是足够上一本了,但在当年,只能上中专,说苟晶是学霸或许有一些言过其词,但苟晶的成绩依旧是不错的,但这一点上,苟晶的确是撒谎了。

第二个问题,苟晶为什么撒谎?一个人撒谎,一定是想要达成一定的目的,苟晶撒谎的初步目的是为了夸大影响、吸引更多关注度,而最终目的,可能有两个,一个是吸引更多的流量来谋利,另一个则是查明自身被冒名顶替的真相、杜绝社会上冒名顶替事件的再次发生。对于第一吸引流量谋利的目的,笔者认为这绝不是苟晶的诉求所在,一是苟晶目前生活已经趋于安定,事业有成,二是在社会上摸爬滚打多年的她绝对清楚,社会关注度是一把双刃剑,即便通过撒谎短期内可以获取部分利益,但一旦自己撒谎的事实被证实后,过高的社会关注度则会给她的事业带来严重的负面影响。所以,苟晶撒谎的目的,是通过短期内博取社会关注度,中期解决自己被冒名顶替的问题,长期上加强监管、杜绝冒名顶替事件发生。

第三个问题,想要解决问题,为什么一定要通过撒谎来博眼球?非常抱歉,虽然不想承认,但事实上的确是如此,没有关注度,问题就很难解决。笔者在大学期间,一位同学午饭期间将笔记本电脑放在自习室,下午回来就发现丢失了,急忙去调监控,监控清楚显示了盗窃者在教学楼内的行踪,但在报警后,此事也就再也没有下文了。近日,演员王珞丹发了一则寻鸭启示,表示要用十只同等体格的北京烤鸭保鲜装来感谢,虽然不知道鸭子们是如何看待这个事情的,但丢鸭子的消息一出就立即引起河南信阳息县宣传部的高度重视,案件也在短期内得以破获。类似的,外国人代报案的现象,也是一个道理,即,没有关注度,那么像苟晶所面对的问题,真的很难解决。

第四个问题,苟晶的目的达到了吗?苟晶被冒名的事情确有发生,而通过对自身细节的夸大描述,短期内的确达到了吸引关注度的目的,且中期内查清自身被冒名顶替事件的目的也已经达到,那么苟晶的长期目的,即希望扩大影响、让冒名顶替事件不再发生的目的达到了吗?从初步看,已经取得了初步成效,当然这绝不仅仅是苟晶的功劳,但苟晶作为扼制冒名顶替现象的推动者,她的付出与所遭受的压力,依然是值得公众肯定的。

第五个问题,对于苟晶,我们为什么要原谅?谎言,原则上是不应当被作为正当手段来使用的,即便谎言的出发点是善意的,谎言本身也应当被苛责,这个逻辑在于,谎言这种突破规则的形式,纵然会实现个案正义,但如果社会上人人都试图通过这种方式来实现正义,那这对于整个社会而言将是一种灾难。如此一来,岂不是恰如老胡胡锡进所言“人们有充分理由相信她在通过博同情来自我炒作,服务于她个人的目的”、“这是对互联网道义空间的又一次污染。这相当于灭蟑螂,但是往我们的碗柜里、餐桌上喷药”吗?苟晶恰恰是不应当被原谅了呢?其实不然。

苟晶所面对的,是一个地方家族式的腐败链条,冒名顶替者父亲邱印林,济宁市兖州区政协原副主席邱印水,派出所原副所长邱通,试问如果不是乘着近期查处冒名顶替事件的大潮,苟晶敢与对方发生正面冲突吗?虽然自己离开了老家,但不怕自己的亲戚被报复吗?怕,当然怕,即便是在这阵子严查冒名顶替的时期依然怕,这也解释了为何苟晶在举报的时候,会有许多有倾向性的、容易引发公众同情关注的语言,因为只有在公众的充分关注下,自己被冒名顶替的事件才能被彻彻底底地清查,有关人员被处分也不会殃及自己的家人。

其他冒名顶替事件,仅山东一省就有数百起,其余几百人,每人的正义都能得到充分声张吗?每一个冒名顶替案件的所有主要参与者,都会被严格依法追究责任、保证没有漏网之鱼吗?这些没有被公众关注的几百名个体,每个人都能够像苟晶一样发声、不怕被打击报复吗?没有充分的社会关注,其他被冒名顶替的学子事件,其查处结果究竟如何,目前我们暂且不知道,这肯定是要有一个过程,我们不清楚,但我们很期待。

势单力薄的苟晶,面对嚣张跋扈的地方邱姓势力,因恐惧而想要引起公众的更多关注,社会关注度增加才能保障她和家人的安全,也因此,哪怕苟晶在陈述中有一些故意虚构的情形,也是在理解范围之内。当冒名顶替的查处力度不足以保护被冒名顶替者的时候,被冒名顶替者为获取公众关注的一部分谎言,也应当在原谅范围之内,尽管有人说这对其他被冒名顶替者不公平,但公众注意力有限,难道接下来一年的时间,每周我们会定期集体关注一个冒名顶替案件吗?说到底,这些都是对冒名顶替的查处力度以及对被冒名顶替者保护的制度性缺失造成的,这些是导致苟晶撒谎的主要原因,“及陷于罪,然后从而刑之,是罔民也”,在没有一个查处冒名顶替的完善制度的情况下,去苛责苟晶撒谎,无疑是错误的。

如果按照老胡胡锡进的标准,除非被冒名顶替者的遭遇异常悲惨并恰巧有媒体关注,否则只能坐等别人来拯救了吗?老胡的理论,只能导致这个结果,而这个结果,显然对于社会制度的构建是极为不利的。同时老胡的“往我们的碗柜里、餐桌上喷药灭蟑螂”悲观理论的实现,必须要让全民认可不论什么事情都允许通过谎言来达到目的,但这个要求似乎很难达到,同时苟晶事件是一个有着重大影响的个案,老胡通过普遍性原则来评价这样一个个案,实在是有失偏颇。

社会制度的完善,有时候恰恰需要苟晶这样的人,他们并不十全十美,他们希望冒名顶替事件不再发生,也希望自己被冒名顶替的问题能够单独解决,他们会在陈述的过程中加入一些个人倾向性的信息,在引起公众关注后,担心公众不再关注、腐败裙带关系不被清理彻底而导致自己被打击报复,他们出于自保又会增添一些“猛料”,推动整个社会对冒名顶替事件的关注,他们的小错本身可以理解,而且他们整体举报行为给社会带来的价值,是任何人都无法否认的。如果在各个领域,定期都有一个苟晶出现,哪怕他或她存在一些虚构事实的行为,但只要她们能够针砭时弊、挖掘出权力之下的罪恶,那么我相信大家对此也一定是欢迎的,这也说明老胡的“灭蟑螂”理论的荒谬性。

第六个问题,如苟晶第二年以应届生身份报考,是否应彻查?首先要明确的是,目前苟晶第二年是否是以应届生身份报考尚且未知,还有待官方进一步查证。而根据目前的事实,鉴于苟晶本人也支持对自己第二年的包括身份查处的态度,网络上猜测苟晶将自己第一年成绩卖给邱老师女儿以换取应届生身份的可能性微乎其微,但如果苟晶真的以往届生的身份获取了应届生的利益(此处暂且不谈这种区分的合理性),是否该收回这个利益呢?

苟晶对社会查处冒名顶替事件的推动功劳,与其个人以往届生身份获取应届生利益是两码事,因此两者不能混为一谈。但苟晶当年在第一次高考后,萌生了复读想法,邱老师明确告诉她想复读就不要填志愿,可想而知,邱老师当初为了自己女儿的前途,肯定没少忽悠苟晶,对苟晶最终决定复读有多大的推动也可想而知,如果没有邱老师,或许苟晶第一年就会去读中专了,综合看第一年第二年苟晶的成绩(暂且不论是否有篡改),苟晶所获的受教育利益区别并不大。

如果在平时,老师因为怜惜学生高考发挥失常,劝学生复读,这是一码事,但如果劝说学生复读是为了方便自家孩子冒名顶替,这是另一码事,在此举个例子,都是打人,如果平白无故打人就是违法行为,但如果见义勇为则是正当防卫。苟晶因第一年高考结束,受到国家基层教育系统邱老师的诓骗没有填报志愿,在邱老师的一步步诱导下,失去了应届生的身份利益,也就是说苟晶的应届生身份利益的丧失,是由国家基层教育系统的邱老师的违法犯罪行为导致的,因此即便苟晶在第二年以应届生身份参加高考,这也应当看做是我国教育系统对苟晶的补偿。

第七个问题,在苟晶事件后,下一步我们该关注何处?在所谓撒谎事件中,苟晶即便有一些倾向性、乃至撒谎行为确有不当,但综合前六点的叙述,苟晶的行为都应当在被理解和包容范围内的,因此对于苟晶本人,即便不谈苟晶对推动查处冒名顶替事件的功劳,大家也不应继续苛责,否则便会落入“完美受害人”的陷阱。

大家要切记,公众的关注度是有限的,现在谁还会不时提起“故宫大奔女”?“许州许可馨”还有几人打卡?趁着目前的社会关注热度不减,理应持续对冒名顶替的历史账进行清算,仅山东一省就查出数百起冒名顶替事件,那么其他地区的呢?因为冒名顶替的暴风眼不在自己地区,就不尽职尽责调查查处,或是因为自己离暴风眼远,而选择基于地方裙带关系庇护冒名顶替家族?这些隐藏在民间的冒名顶替者,每一个人的背后都有着地方的腐败裙带势力支撑,这都是地方和国家的毒瘤,这些人目前巴不得大家一起调转枪头去责骂苟晶,毕竟只有这样,才能让冒名顶替者安心地在其工作岗位上继续吃香喝辣。

最后,简言之,苟晶就自己被冒名顶替事件的陈述上,的确有部分失实,有一定的小错,但这些小错是制度性保障不足导致的,是应当被原谅的,而所谓苟晶消耗公众关注度,也纯粹是无稽之谈,大家关注苟晶事件的时候,是单纯关心苟晶本身,还是对冒名顶替现象的关注?一个社会关注的热点,之所以叫热点,是因为总有一天这个点会凉的,故宫奔驰女、许州许可馨,这些热点当时热不热?多久就凉了?而冒名顶替事件,与前两者不同之处在于,前两者只是沾亲带故的跳梁小丑,对社会恶性远不及冒名顶替,冒名顶替事件的历史旧账如果不能在全国范围内清算,有多少冒名顶替者逍遥法外,又有多少被顶替者的冤屈无法昭雪?还有多少冒名顶替者及其腐败利益链条没被挖掘出来?

冒名顶替者一日不被绳之以法,就是对高考公平最大的亵渎,苟晶不应该被苛责,还需要更多的被顶替者像苟晶一样勇敢站出来,哪怕所陈述的并不能完全准确,依旧需要在社会关注之下,让这场清算冒名顶替历史账的风暴持续下去,将地方宗族式腐败势力连根拔起,为日后保护公民的受教育权的立法工作,扫清最后的障碍。

 



免责声明:本网部分文章和信息来源于国际互联网,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和学习之目的。如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立即联系网站所有人,我们会予以更改或删除相关文章,保证您的权利。同时,部分文章和信息会因为法律法规及国家政策的变更失去时效性及指导意义,仅供参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