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中国企业拆迁律师网! 511596034@qq.com 18611251089

您所在的位置: 中国企业拆迁律师网 >新闻中心

律师介绍

李文谦 李文谦律师,北京来硕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律师,著名的行政诉讼专家、国内顶尖的征地律师。其所代理的廖明耀房屋强拆纠纷案件被评为全国十大征地拆迁典型案件,在征地拆迁领域享有良好声誉,以胜诉率和结案率久负盛名。李律师代理... 详细>>

在线咨询

联系我们

律师姓名:李文谦律师

电话号码:010-57271438

手机号码:18611251089

邮箱地址:511596034@qq.com

执业证号:11101200810425574

执业律所:北京来硕律师事务所

联系地址:北京市东城区地坛公园方泽轩南小院

新闻中心

疫情“吹哨人”李文亮医生逝世,回顾事件始末,审视法律良心

2020年2月7日凌晨2点58分,李文亮在抗击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工作中不幸感染,经全力抢救无效去世,距离其第一次在微信群里提醒大家防范病毒,只有两个月的时间,期间李文亮医生曾被同学误解、被武昌公安局训诫、写检讨,为何为老百姓做实事、做好事的医生却要遭遇如此对待?今天让我们回顾事件始末,审视法律的良心。

一、武大七年毕业,从事医疗行业近十年

李文亮医生是辽宁人,今年34岁,因为不太喜欢老家里的熟人社会和人情世故,因此想去南方上大学,并于2004年参加高考并选择了“比较稳定的专业”,即武汉大学临床医学七年制专业。毕业后,李文亮医生先是在厦门工作了三年,2014年回到母校所在地武汉市,并在武汉市中心医院工作至今。

二、群内发预警信息,反遭武汉警方训诫

2019年12月30日下午5:43至6:42,李文亮医生在武汉大学临床04级群聊里,发布了冠状病毒预警信息,期间有人回复“小心我们的班级群被封号了”。4天后,武汉市公安局..武昌分局..中南路街派出所于2020年1月3日作出 武公(中)字(20200103)号《训诫书》,其中载有如下文字:

“现在依法对你在互联网上发标不属实言论的违法问题提出警示和训诫。”“听从民警的规劝,至此中止违法行为。你能做到吗?”

“如果你固执己见,不思悔改,继续进行违法活动,你将会受到法律的制裁!你听明白了吗?”

三、面对地方强权,李文亮医生的小心与无奈

在群聊记录里,李文亮医生在告诫了同学们要做好防范措施后,补了一句“大家不要外传,让家人亲人注意防范”,别有用心的人看到了这句话会发出这样的“疑问”:“难道李文亮先生只关心亲友同学吗?不管其他人吗?”这里的确是有一些疑问,但是如果大家换位思考,身临其境,恐怕才能得知李医生的苦涩。

关于病毒预警与防护措施,本应是地方政府的职责,而武汉市政府的不重视,李文亮医生看在眼里急在心里,李文亮医生人微言轻,比不得武汉病毒所的王延轶所长与王广发专家,在471人的群聊里告诫大家是其力所能及的范围了;另一方面,李文亮医生看到武汉市政府并没有采取紧急防护措施,而市政府聘请的专家的学识“肯定是”比自己高不少的,医学大佬们都没有重视此次疫情,难道真的是自己杞人忧天了?然而李文亮医生也是从医多年,相信自己的判断即该病毒危害极大,所以到底是自己错了还是武汉病毒所的专家们错了?快过年了,自己“胡乱说话”会不会被当做造谣抓起来?在无法百分百确认病毒危害性的情况下,李文亮医生只能在群聊中劝诫大家重视防护工作,最后补一句“大家不要外传”。

李文亮医生的内心很可能还是希望大家外传的,毕竟大家都做好防护措施无论怎么看都是一件好事,补了“大家不要外传”仅仅是为了“自保”,而后来事实证明,李文亮医生的同学的确外传了,可是李文亮医生还是被公安机关训诫了。

四、专家“可防可控”的狡辩,与李文亮医生的“谣言”

专家组成员王广发,早期观点是“可防可控”,但是转身间自己就被传染了,在痊愈后面对记者的提问,其表示“我说病毒可防可控并没错,并不是不防不控,在疫情的早期阶段,积极采取防控措施,代价就低得多,但等到疫情都播散开了,也是可防可控,但是社会代价就太大了。

按照王专家的观点,森林中一点火情,是可防可控,而大火已经扩散的漫山遍野,依旧是可防可控,这么说合理吗?其实这就是个偷换概念,因为以目前的科技,几乎任何险情都是可防可控,但是如此一来可防可控四个字就将毫无意义,因此要按照一般人对可防可控的理解,即可防可控的意思是指“疫情并不严重,还处于可以控制的范围内”,王专家本应在其未染病时便呼吁大家重视疫情,而不是使用“可防可控”的词汇误导大众,痊愈后依旧不肯认错,坚持玩偷换概念的文字游戏,何其羞矣。

李文亮医生在众人皆醉之时发出警示之声,反遭公安机关训诫,最终在疫情期间牺牲在工作岗位上;而专家组成员王专家前脚刚说可防可控,后脚身为专家的自己却染病,痊愈后怕被耻笑而不肯承认错误,玩起偷换概念的玩文字游戏,依旧可以在其高位上指点江山,两相比较何其讽刺。

五、谣言的法律思考,别让“打击谣言”成为地方政府怠政的遮羞布

2020年1月28日,最高人民法院对李文亮医生等人的“谣言”问题进行了法律阐释。最高法认为,基于个体的认知水平差异,对同一事物,完全可能产生不同程度的虚假信息,我们应该理解法律对个体的适度宽容态度,而且李文亮医生等人发布的信息并非完全捏造,而是有真凭实据作为佐证;同时最高法认为,虚假信息的根源是信息公开的不及时,试问连基层医院的医生都能够认为存在传染性病毒的可能,武汉市政府、武汉病毒研究所的官员和专家难道就不知道?如知道为何不尽早向社会公开?是怕耽误了春运,影响了个人仕途与政绩吗?

人们在法律范围内享有充分的言论自由,如果个体陈述的事实不利于地方政府官员的政绩,同时与实际情况有一丝误差,难道都要当作谣言处置?有几个人能做得到,如此一来又有何言论自由可言?

正如最高法所言,谣言止于公开,群众基于对自身安全的焦虑,在面对突发公共卫生事件时,存在一定程度的慌乱,是人之常情,应予理解,鉴定谣言尤其是对专业人士发布的信息,更应该认真谨慎对待,试问利用行政权力迫使李文亮医生认错的民警,可曾有医学的专业知识?没有的话凭什么断言李文亮医生是谣言呢?

斯人已逝,高节永存,依法治国,任重道远。



免责声明:本网部分文章和信息来源于国际互联网,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和学习之目的。如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立即联系网站所有人,我们会予以更改或删除相关文章,保证您的权利。同时,部分文章和信息会因为法律法规及国家政策的变更失去时效性及指导意义,仅供参考。